丝瓜app污播

() 冯可儿抱拳回了一礼,傲然说道:“风师弟,想不到你我这么快又见面了!原来风师弟在符箓堂竟是名声鹊起、家喻户晓的人物,之前师姐多有怠慢了。“

无痕淡淡一笑,摇头道:“冯师姐客气,与您相比,无论名望和地位,师弟可是望尘莫及!由衷佩服得紧!“

冯可儿嘴角露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,瞅着无痕沉吟不语。

金鹏海与乌星剑对视一眼,凝视着无痕继续道:“师弟,为兄召你前来原本是有件礼物送你!但刚才虞师妹与冯师妹联袂而来,跟我们提到一事,这礼物……反倒有些送不出手了。“

无痕笑道:“大师兄送的,岂会有平庸之物,师弟先行谢过!“

金鹏海苦笑摇头,递给无痕一瓶丹药道:“这几天事务阁举行拍卖大会,我和你三师兄都去拍了一瓶上品丹药想送给你!只是……“

无痕暗暗好笑,这不正是自己托刁阁主拍卖的丹药吗?想不到大师兄和三师兄竟会高价拍了一瓶送给自己,不说别的,仅这份心意便令无痕感动不已。

她伸手接过丹药,笑道:“多谢大师兄,只是什么?“

“只是刚才你二师姐和冯师姐一起来跟我们说,这些丹药原本就是你的!反倒令我们有些尴尬!想不到师弟的炼丹之术如此深奥,竟能炼出这般奇丹!“金鹏海说出此话时,眼中闪着惊叹之色。

无痕猛然惊醒,愕然道:“师兄何出此言?我什么时候炼过这些丹药?“

冯可儿插言喝道:“这些丹药难道不是你炼的?“

“冯师姐凭什么说是我炼的?师弟若能炼出如此奇丹,我应该加入炼丹堂才对,何故要进入符箓堂?“无痕矢口否认!心里却暗自有些紧张,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已经学会睁着眼睛说瞎话,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、冠冕堂皇?实在是惭愧!

俏皮可爱小宅女的花样抱枕

不过这方世界尔虞我诈、相互利用之事层出不穷,人心更是难测,她如今已经很难再随便相信一个人!遇到任何事情之前,都先行采取自我保护的模式。

大殿之中的气氛有些诡异,无痕自从踏入殿门便已经感觉到了,在不明真相之前,她自然什么事情都先推托再说!

冯可儿被无痕反问得有些哑口无言,转身对虞丝萝使了个眼色。

虞丝萝有些迟疑不定,犹豫道:“小师弟,今天冯师妹来我洞府探望,跟我提到你半个月前曾在丹室炼丹一事,我有些好奇,便把你送给我和秋月的丹药都打开看了看,发现竟然是极其罕见的五行氤丹和上品顺灵丹!“

冯可儿点头道:“不错,这些丹药别说在本宗,就算整个东方海域都是极其罕见!你不过是新入宗门的新人弟子,除了自己炼制!哪来这些珍惜丹药?再加上自你炼丹出关之后,事务阁居然同时拍卖了十几瓶上品丹药!而这些丹药的出处神秘莫测,无人得知!这些种种迹象,都与你有关,你还敢说这丹药不是你炼的?“

虞丝萝哼道:“所以我们来找大师兄和三师弟,想不到他们居然去拍卖会买了一瓶准备送你!真是可笑!你有这么好的炼丹术!怎么却瞒着我们呢!“

无痕摇头愕然道:“我送给师姐和秋月师侄的丹药,是师父以前赠给我的奇丹,师弟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,只好借花献佛,忍痛拿了出来!怎么你们却以为这是师弟我自己炼的?这个帽子实在太大,师弟我可戴不了!各位师兄、师姐实在是误会我了。“

“真不是你炼的?“虞丝萝喝道,盯着无痕一眨不眨,毕竟刚才都只是猜测,并无真凭实据。

无痕坚定地道:“不是!“

“你……你敢不敢让我检查你的储物袋!“冯可儿叫道。

“师弟可是犯了什么门规?凭什么给你检查我的私人物品?师姐的储物袋何不让师弟也看看?“无痕可不干!给她检查储物袋?这算是什么事!

“你……“冯可儿一时无语,虽不甘心却又有些无可奈何!冒昧查看他人储物袋含有侮辱之意,换成是谁都会拒绝,她又凭什么检查对方东西?难道真是自己猜测错了?这些上品丹药不是出自他手?

殿中气氛顿时沉静下来,甚至隐隐含着一丝火药味。

不久,金鹏海突然裂嘴笑道:“我就说不是嘛!冯师妹你偏偏不信!风师弟画符之术精湛绝伦,怎么可能还有精力学习炼丹术!你们真的误会他了!“

乌星剑也笑道:“好了,大家试也试了!问了问了!可不能白白叫风师弟跑这一趟!这瓶上品固元丹正好送给师弟!助你尽快提升修为,一年后的大比崭露头角,让他们见见我们符箓堂的实力!哈哈!“

无痕收下丹药,含笑再次谢过大师兄和三师兄!

虞丝萝嗔了冯可儿一眼,怨道:“都怪你,害我无故怀疑师弟!我都说不是他啦!你偏不信!“

说罢,虞丝萝也上前对无痕说了几句抱歉的话,无痕含笑摇头表示并未在意。

冯可儿冷笑一声,眼神在无痕身上不停打转,心中仍是半信半疑,不过没有真凭实据,她也不好再行试探,等以后找到真凭实据,看他还怎么抵赖!

她随即告辞而去,但临走之时那闪烁的目光,表露出她的疑心显然并未尽去,无痕仍是她的重点探查目标之一。

金鹏海见殿中再无外人,肃然说道:“师弟、师妹!有件大事,需要与几位好好商议!“

无痕一怔,看来这才是大师兄召唤自己前来的真正目的,却不知是何等大事,竟令大师兄如此慎重?

金鹏海沉声道:“宗门大比即将来临,我们都要尽可能提升实力!为师父长脸,为宗门争光!如今就有一个机会!“

虞丝萝眼中一亮,惊喜道:“大师兄!难道是……“

金鹏海点点头,眼睛在乌星剑和无痕两人身上转了转,沉声道:“三年前,我与炼器堂的查师兄一起在外历练!无意中在北方雪域的圣罗天山发现一处上古秘境和一张宝图!根据宝图所示,秘境深处不仅藏有许多奇珍异宝,最深处还有一处灵潭,若能在灵潭中浸泡一日,可抵十年苦修!我与查师兄联手探寻,可惜实力有限,准备不足,勉强探寻到外围便难以寸进!“

上古秘境?

无痕微微蹙眉,她可不象虞丝萝和乌星剑,听到秘境两个字就双眼冒光!她深知秘境是奇缘与凶险并存的地方,若非必要,她还真不想去那种地方!

金鹏海继续道:“如今过去三年,查师兄和我都已经做好了万准备,打算近日再联手去一趟北方雪域!并且这一次,我们准备各自邀请两个同伴,六人同行,把握更大!只是这一趟路途遥远,耗时几月,而且凶险莫测!你们谁愿与我们同去!回答之前,可要细想清楚!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