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app下载链接百度云大全

瓦斯康塞洛伯爵终于来到了南京,进入南京时,瓦斯康塞洛伯爵同当时的威廉一般露出了惊愕的表情,因为南京城的庞大和繁华实在是令他出人意料,他根本没有想到,在这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规模的城市。;r /

;r /

虽说瓦斯康塞洛伯爵读过先祖留下来的日记,对于远东也算是有了解,可从字面上看的东西和实际感受是完不一样的。何况,时间已过去半个多世纪了,现在的大明所呈现出来的活力是当年衰败时不可相比的。;r /

;r /

抵达南京后第二天,瓦斯康塞洛伯爵就正式觐见朱怡成,进入皇宫,皇宫的雄伟和威严,更令他对这个国家有了直观的感受,等步入大殿,见到这位新兴帝国的皇帝时,瓦斯康塞洛伯爵难得收敛起他作为贵族的骄傲,以臣之礼拜见大明皇帝。;r /

;r /

瓦斯康塞洛伯爵是葡萄牙国王的使者,带来了若昂五世对大明皇帝的问候。这些说白了只不过是过场而已,也是必要的外交礼节,那位年轻的皇帝以无可挑剔的礼节接受了葡萄牙王国的问候,并且在宫中设宴款待这位远道而来的使者。;r /

;r /

虽说现场气氛不错,大明也给予了瓦斯康塞洛伯爵相符其身份的待遇和礼仪,但是瓦斯康塞洛伯爵却没有机会和朱怡成直接进行商谈。至于所谓设宴,朱怡成也仅仅只是露了下面,随后就离开了,陪同他的只是几个大明官员而已。;r /

;r /

更令瓦斯康塞洛伯爵意外的是,这些大明官员中居然还有一个英格兰人,这位叫威廉亚当斯的英格兰人居然也是大明的官员之一,他不仅能说一口流利之极的中国话,而且从身上的官服来看,级别似乎还不低。;r /

;r /

五官清秀长发美女夏诗洁碎花连衣吊带裙写真图片

宴会结束,瓦斯康塞洛伯爵被礼送出皇宫,回到了为他安置的住处。;r /

;r /

刚到没多久,失踪多日不见人影的费尔南多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,特意找了过来。;r /

;r /

“议长阁下,我还以为您已经回澳门去了呢。”见到费尔南多,瓦斯康塞洛伯爵极为不悦地说道。;r /

;r /

费尔南多满面歉意,当即说道“当然不会,伯爵阁下的任务还未完成,我怎么可能直接回去澳门?其实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同大明政府进行沟通,阁下您之所以会这么快来到南京,这同我的努力是分不开的。当然,我也要向阁下道歉,虽然说这不是我的意愿,但是有些突发状况是无法避免的,所以导致了阁下的误会。”;r /

;r /

见瓦斯康塞洛伯爵有些不解,费尔南多苦笑着解释道“之前我们航行至宁波的路上所遇见的大明舰队,您还记得么?”;r /

;r /

“当然记得,议长阁下当时和我说去同对方交涉,可这一交涉我再也没见到您,我甚至怀疑您是否被对方扣押了,或者抓进了监狱砍掉了脑袋。”瓦斯康塞洛伯爵讽刺道。;r /

;r /

“实际上阁下的猜测倒也没错。”费尔南多叹气道,这话一出口令瓦斯康塞洛伯爵顿时一愣。;r /

;r /

紧接着,费尔南多告诉瓦斯康塞洛伯爵,他们当初遭遇的大明舰队是王东直接指挥的一支舰队,而王东是大明的军机大臣,同样还是大明海军的元帅。;r /

;r /

“除了这些身份外,这位元帅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那就是他曾经是南海海战的最高指挥官,南海一战,远东舰队让大明海军遭受了不小损失,阵亡了好几位元帅的部下。”;r /

;r /

“议长的意思是……?”瓦斯康塞洛伯爵似乎明白过来了。;r /

;r /

费尔南多点点头道“您也知道,我曾经亲自参加过这场战役,从这点来讲双方也算是对手,虽然这场战争已经结束,和平也到来了,但是这位元帅的心眼似乎小了点,尤其是对当初的损失耿耿于怀。虽说他还不至于直接把我投入监狱,但是以他的地位做些阻扰还是没问题的,比如说……限制我的行动,这也是我后来暂时无法同阁下同行的主要原因。”;r /

;r /

费尔南多如此说道,同时心中对王东说了句抱歉,紧接着又道“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导致伯爵阁下未能尽快来到南京城,您知道,当一个手握重权大人物出于私心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,像我这样的小人物是根本无法阻拦的。当我来到南京后,经过不断劝说,再加上花费了些钱找了不少关系,这才把您的情况传递给了大明的皇帝,正是因为大明皇帝的出面才使得这件事得到了缓和,这才有您今天觐见的安排。”;r /

;r /

费尔南多满嘴谎言,所说的是他的编造,不过他这些谎言听上去倒是有些道理。何况,对于南海之战,瓦斯康塞洛伯爵是清楚的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在瓦斯康塞洛伯爵看来,费尔南多的这些话并没什么问题,甚至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为葡萄牙王国着想,实在是难得。;r /

;r /

下意识地,瓦斯康塞洛伯爵有些相信了费尔南多的解释,神色也逐渐缓和了起来。;r /

;r /

“伯爵阁下,明天大明的官员就将正式同您进行洽谈,作为王国的一员,我今天来找您一方面是向您进行解释,另一方面也是给您带来了一些信息。”;r /

;r /

瓦斯康塞洛伯爵看了看费尔南多,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;r /

;r /

费尔南多先是左右瞧瞧,确定没外人后这才压低声音道“虽然大明的皇帝陛下接见了您,可是接下来的谈判还有着极大的阻力,这点还请阁下心里明白。”;r /

;r /

“您的意思是指那位元帅阁下么?”;r /

;r /

“他只是其中之一。”费尔南多道“当年的战争是一个错误,可惜光阴无法逆流,这错误也无法在改变。其实上,根本我所得到的消息,大明帝国内部对于葡萄牙王国的感官非常不好,如果不是出于礼节和我在其中尽力周旋,恐怕阁下连南京都到不了。所以我想奉劝一下阁下,对于有些事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,大明是骄傲的,远东不是新大陆,柔和的手段往往比强硬更合适。就像大明有一句谚语,舌头虽然比牙齿柔软,但是坚硬牙齿往往存在时间远比不上柔软的舌头。”;r /

;r /

瓦斯康塞洛伯爵皱起了眉头,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“议长阁下的告诫我明白了,谢谢您的提醒。”;r /

;r /